Skip to content ↓

學生分享

Page 1

Showing items for tag UWC Changshu in China

  • Peggy 中國UWC 畢業年度2024

    Published 11/01/23, by Web Editor

    Peggy回顧她在中國UWC第一個學期的經歷。中國UWC計畫在下學期重新錄取海外學生,相信在中國校區的學生們將會有一個完整的UWC體驗。第二輪甄選已經開始,挪威校區今年提供專屬原住民的名額,報名請到 http://bit.ly/3IbN1bl,1月28日截止報名。

    因為疫情以及當地政策,中國國內的各種活動、部門都遭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很可惜地UWC中國分校也同樣地必須接受這一波沈重的打擊。

    ​當初UWC最吸引我的一個亮點便是能夠在一個多元的環境中學習: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一起分享彼此的國家、故事、看法,和不同文化的室友體驗因為背景不同而帶給我們的生活衝突,和大家從世界層面的不同角度去討論我們共同的全球問題並一起讓他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行動,和不同國家的老師學習他們精心設計、有彈性、體驗式的課程以及聽他們分享獨特的生活經歷與故事……。我有太多太多的期望都寄託在這個多元的環境和人群能夠帶來的體驗。

    ​其實在決定前往CSC之前,我就清楚知道,因為疫情的緣故,外國學生拿不到visa進不了中國,所以學校高達90%以上都會是中國學生。老實說,在還沒出發前就必須面對自己最大的期望受到狠狠打擊,是真的件蠻失望的事,不過我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用「國家」來定義多元性真的太狹隘了,而且中國這塊土地這麼大,相信和來自不同地區的同學們一起生活、學習也是很有意義很獨特的機會。也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我重拾信心和期待在8/16踏上了這趟旅程......。

    ​現在回顧起這四個月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的UWC life,我想我體悟最深的便是我與「學業」間的平衡了。我知道UWC是個能帶來遠比學業更多的地方,但我必須坦承在100多天的日子裡,我多數的經歷都盤旋在與「讀書」間的奮鬥。我常常很懊悔與失望為什麼自己的UWC experience都環繞在功課、考試上,而並非自己最初所追求的樣貌,而當看見其他分校的朋友分享他們UWC生活時,我更會忍不住質疑自己來到的是不是UWC?自己當初為什麼要來UWC?

    ​過去天天和學業奮鬥的日子非常痛苦,總是充滿疑問與迷茫,但現在往回看去,我不得不說,自己也因為這些經歷成長了很多也更認識了自己。或許我這學期的體驗一點都不UWC,但我相信也是只有這樣親自來到UWC CSC我才能夠有這些體悟與成長的。下面我把自己尋找與學業間的平衡的這趟旅程簡單地劃分成了四個階段:

    <衝擊期>

    ​出發到CSC之前,當身旁親友聽見我要去中國讀書時,他們的第一個反應總是「中國那邊讀書壓力很大欸」「那邊的競爭很激烈欸」,但我自己清楚,我要去的是UWC,它跟一般的高中並不一樣,更何況我來到UWC所追求的並不只是「學業」而已,而且即便外在的讀書壓力再大,我自己也是能夠為我的在校生活作主的吧?所以一直到開學當天,我都並不是很在意其他人的這些憂慮,堅信著自己的選擇以及盼望著課程的開始。不過很很快地,開學不到一星期,親友們口中的高壓讀書環境開始一步步吞噬我的校園生活。

    ​記得第一次上每堂課時,提早幾分鐘進教室的我幾乎都是班上第一二個坐在教室的,同學們大多都踩點上課,進教室後也不太跟彼此交流,只顧著滑自己的手機,讓一直望著教室門口希望能認識新同學的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在上完第一週的課程後,我開始發現自己心中對課堂上學習模式的失望逐漸增強:課堂中多數是聽老師講課,很少有實作、小組討論的機會,而大多小組討論的時候,同學們也不是很願意一起提供想法一起討論。時間久了,我也開始習慣於這樣的學習模式,而心中那份體驗式、交流式的學習期盼也逐漸地暗淡掉。令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在一個全年級的會議裡,我在匿名調查裡甚至支持了「更傾向老師課堂中以講課為主的學習模式」,因為當時的我認為,與其讓時間在那些沒有人講話的小組討論中流逝掉,為何不讓老師教授一些更有意義的內容呢?

    ​剛來到CSC時,和新朋友的對話幾乎都這麼開始的:「你叫什麼名字?」「是DP1的學生嗎?」「你是哪一個house的啊?」,然而巧妙的是,每個同學緊接的問題總會不知不覺共同地來到:「你以後想讀哪一間大學呀?」。起初的我並不覺得這是個什麼太大的問題,但隨著在校日子變長、體驗到的更多後我逐漸發現這句話深深地影響了我的UWC experience。

    ​我相信每個人來到UWC都有他們自己的初衷和故事,但在學校我感覺到的是,似乎多數同學們聚集在這裡的終極目標都是為了他們「未來的大學」。學期剛開始時我問我的新朋友為什麼他要換課,他跟我說「喔因為那個老師上課在講他的貓咪,太水了」,或是只要有成績出來,同學們之間總會不斷地討論彼此的成績,評論哪個老師給分好不好,即使那只是個零佔比的小作業而已,或是有一次在餐廳我看見一個學生巴著老師不放地在爭執分數,讓老師最後很無奈地詢問他他能不能先好好地吃一頓飯,又或者是學生們常常彼此分享「該怎麼舔老師」來拿到好分數,這些都是在校園裡屢見不鮮的事情,似乎學業和成績已成了大家的核心。

    ​對於剛來到學校的我,這些新體驗真的帶給了我很大的衝擊,而從小就在台灣體制內長大的我,體驗過也知道「成績」在我們教育裡的重要性,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它可以被玩成這個全新的高度!不過或許是因為心中對UWC的憧憬、希望還熊熊地燃燒著,這些現象並沒有帶給我太大的反感或反彈,我反而認為這一切很新奇,並很享受地接收這一切「新體驗」。

    <迷惘掙扎期>

    ​隨著課堂學習的內容逐漸累積,作業與考試也開始變多。面對第一次接觸IB體制,學習內容、課堂重點、考試方式我都必須從頭開始學起,再加上多了一道英文的語言障礙,一開始的適應期的種種挑戰經常讓我備感壓力、懷疑自己的能力。

    ​因為今年幾乎沒有外國學生,班上的同學大多都是從FP升上來的,再加上這一屆新加入的中國同學們在來之前多數都是待在其他類似體制的國際學校,所以很多老師經常把部分教學內容預設成大家都已經學過了,而直接進入到新的內容。這讓原本還在尋找學習步調的我更加跟不上大家的腳步,更加擔心自己和其他同學間的距離不斷擴大......。

    ​逐漸的,我開始每天到圖書館報到。15:50一下課我便到自習區一路到吃晚餐,晚飯吃完後我再沿原路回到圖書館複習、做作業,一直到睡前,我的行程真的只有讀書而已:我有趕不完的deadline,有一定得預習的上課內容否則隔天上課會跟不上,有提早要開始準備的考試......。生活變得非常規律但單調。

    ​在這樣作息的壓榨下我也逐漸承受不住了,我開始拖延手上的工作,開始逃避各種跟學業相關的東西,開始不再期待每一堂課,開始思考這一切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開始去翻找自己出發前記錄下的期許與初衷......。但最後往往我又再次屈服於現實中排山倒海的deadline和考試。

    <爆發點>

    ​我記得那天是一週裡課最少的星期三,早上第一節空堂我就跑去圖書館開始做中文作業,中間上完課吃過飯後我又再回到電腦前繼續把作業完成,最後,很幸運地在吃晚餐前把兩個功課完成上傳。正當我坐在common room和朋友們吃著晚點心放鬆時,我忽然發覺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自己甚至連手機也不想滑,所以只好坐在地上發呆,不過馬上,我又被「沒在讀書」的罪惡感給襲捲了,最後我回到房間把電腦打開,一再一再地去查看課表和deadline,結果沒想到又多出了一個經濟作文作業,我當下心裡真的慌了而且感到非常的害怕:作業不停的向我撲過來,我的日子被環環包圍在學業之間,我感覺自己的生活只有「讀書」兩個字......。最後,我在朋友的一句「你還好嗎?」下,終於撐不住,痛徹心肺的哭了一場...。

    <調整期>

    ​在反覆地和advisor聊過後,我嘗試了很多種方法來改變我的現況,像是每天劃分至少一小時的時間給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管是看看電影或讀本書都好,讓這個時間內的自己好好的放鬆好好的投入自己的興趣,或是和自己約定晚上10:00後就絕不碰任何有關課業的事,把各種焦慮課業的時間拿來好好地去探索學業以外的各種新面貌。一開始要讓我停下手邊做到一半的工作而去放鬆常常讓我感到焦慮和擔心,不過在不斷地嘗試和堅持下,這個看似很簡單的新計畫在不到一星期後就出乎意料地開始起了作用。我感覺到自己好像逐漸從絕望的無底洞爬了出來,好像逐漸撿回對學校的熱情和期待,好像整個人又充滿了活力一樣,而且當看見自己在課業以外的目標也不斷地有新進展時,更是覺得有成就感更是充滿動力地想繼續努力下去......。

    ​不過尋找自己最好的狀態也並不是這麼容易的。時不時,我還是因為成績的壓力而又向原形退回了一步。記得有一次,老師一個個發下分數後,大家便開始熱烈的討論分數以及自己是怎麼在deadline前幾個小時瘋狂趕完的,在聽見同學們都拿接近滿分的高分,又想到自己天天為這項作業投入了這麼多時間精力卻比不上別人後,我再次被壓力籠罩,整個人鬱鬱寡歡了起來,上課的心情也大大受到影響。後來下課我仔細數了一下分數後我發現老師少幫我加了10分而去找老師再次確認,當我看見我的分數被加回我自認為跟其他同學相同水平的成績時,我感覺自己像從地獄直接飛上了天堂,非常的高興,而那天剩下的時間裡我幾乎都是掛著笑容的。

    ​但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是多麽如此受到一個「分數」而波動。就因為一個10分,我的心情、我的日子整個大起大伏:我的生活像是被成績主宰著一般。當下我發覺,光是硬式的新計畫是遠遠不足的,於是決定要從內在的心態去調整來改變我與學業間的關係來找到我們之間的平衡。

    ​面對成績,我嘗試把它看淡,轉而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知識的吸收以及過程中的成長,中間的過程我竭盡全力地去理解、嘗試,不管最後的成績是好是壞我抱持著隨緣的心態。面對學習,我嘗試從一個長期的角度來看待,而並非以短期的成績與成果來評斷我的成長:學習重要的是過程的成長而非最終結果。面對同儕壓力,我認清每個人來到學校的背景都不同,有些人從小就在這個教育體系長大、有些人對某種領域特別有興趣特別拿手、有些人為了一個作業願意投入非常多的時間精力......,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我們看見的常常只是別人的部分或是最耀眼的樣子,不要貿然地就把自己和他們做比較,與其科科都和最厲害的同學拼到最好的成績,最後卻發覺不知道自己這一切是為了什麼,何不嘗試找到自己熱愛的領域,全心投入不斷地向上成長呢?不過,我也會提醒自己,停止比較並不是完全地忽視其他人的表現,應該是藉由這些機會看見一個東西能夠發展的多元性以及能夠達到的不同高度,同時又可以藉由這視野激勵自己、借鏡學習。

    <現在>

    ​我曾經讀過一首小詩《紐約比加州時間早3個小時》,其中寫到「紐約時間比加州時間早3個小時,但加州時間並沒有變慢。」「歐巴馬55歲就退休,川普70歲才開始當總統。世上每個人本來就有自己的發展時區。身邊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也有人看似走在你後面。但其實每個人在自己的時區有自己的步程。」當時還是國中生的我就深深地被這富有含意的小詩給吸引了,但在經歷過這四個月的洗禮後,我更能深刻地與它有所連結、更能體會到其中層層的含義。雖然說這四個月真的很艱難,但我也很感謝、珍惜這樣的體驗,它讓我學習如何在摔得重遍體鱗傷後再次爬起來向前行,讓一個經常盲目追求最好的我學會傾聽自己的內心,讓我更了解自己並逐漸找到與學習間的平衡......。我很幸運也很感謝在這一路上收到很多人的鼓勵與支持,不管是遠在台灣的家人的加油打氣,或是同樣飽受精神折磨卻願意傾聽我的煩惱並給我建議的朋友們,又或者是在路上剛好看見我在落淚跟我分享自己經驗和技巧的同學們,以及總是很關心我、跟我一起尋找解決方法的各個老師們,如果不是他們,我相信我是沒有辦法獨自走到現在這一步的!

    ​現在的我其實還沒有辦法自信地說我已經找到那個平衡點了,我相信那個點是不斷地在移動的,我也都還在嘗試不斷的調整去找到自己最好的狀態。不過現在往回看我覺得自己這個學期似乎都還停留在與學業的奮鬥、停留在偏向個人的層面。下個學期我期許自己能夠創造更多與朋友、校園、社區的互動與連結,讓自己的UWC experience拓展至不同的寬度與深度,並努力追求、實現自己當初來到UWC的初衷和理想。我知道接下來的過程也將會很艱難,但也就是這些一路走來的種種才能讓我有如此深刻的新體悟、才能交織出更好的自己不斷前進吧!

    <其他小感悟>

    雖然這四個月真的是被種種的學業給佔滿了,但其實這些日子裡我也體驗到很多特殊的經歷,有了很多不同深刻的感悟:

    (一)最深刻的一堂UWC課

    ​因為學校裡的學術氣氛濃厚,課堂內容明顯都是朝著考試在做準備的。記得一次剛考完summative,心理學老師設計了一個跟考試沒有什麼關聯的活動讓我們在課堂上參與、討論。這個活動大致上是讓我們體會作為難民被迫離開家園時必須面對的種種抉擇與困難,並討論、思考這個社會和世界中的「不公平」。我必須承認那是我第一次感覺自己身處在UWC裡學習!當天上完課的我真的非常興奮,不停地跟朋友們分享這堂課,甚至還傳了訊息謝謝老師他在這個滿是學科壓力的氣氛下帶給了我們這一堂課。我想,或許學校氣氛在某種程度上真的和想像中的UWC不一樣,但其實還是有很多人正一起在努力地改變這個現狀,為我們找回我們所追求的UWC;或許我來到CSC,表面上它沒有辦法馬上帶給我我所期盼的那些體驗,但其實這並不意味著它已經脫離”UWC”,它只是將這些寶貴的體驗藏在更深的的地方,需要我們自己去挖掘自己去創造而已!

    (二)白紙運動

    ​11月底,在我認識白紙運動前,校園裡、朋友圈中便開始可以看見相關的標語了(還記得當時的我還很傻地跟朋友們討論著貼在電梯裡的白紙是幹麻用的!),而隨著事件的蔓延,一些「比較極端」的支持方式也開始出現。在那週三的house meeting裡,大家彼此間沈重的心情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很多同學都用著自己的方式在聲援這個運動,但似乎就是受到了種種的束縛,最終只能留下氣憤、無解的心情。當下的我第一次體會到作為一個生在台灣的孩子是件多麽的幸福事、看見言論自由是個多麽珍貴而非理所當然的權利以及看見民主的得來不易和寶貴。這次經驗的震撼是我永遠無法用文字形容出來的,這個新視野讓我更珍惜那些我視為理應擁有的一切,也讓我想用行動把這一切分享出去。

    (三)關於新聞媒體

    ​從小開始,在台灣新聞媒體上看見有關中國的評論通常都偏向負面,但常常又聽見媽媽與大陸同事間的對話後,我總很疑惑他們和電視上報導的樣貌間的差距。這一趟去了中國後,我深刻地看見社群網路對我們能夠造成的影響有多大,有多麽容易因為不理解而挑起人們之間的對立與隔閡。在中國,那些以前看見的負面新聞確實偶爾會出現,但大多時候並不是這樣的,我們所看見的經常只是事件的一部分而已,而且甚至可能是精心挑選過最差的樣貌,在親自與這邊的老師、同學、陌生人有過交集和互動後,我發現大家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所成長的背景、文化、生活方式、價值觀有所不同,可能造成彼此的不適應罷了,而如果因為政治關係係去否定這個國家的其他部分真的是件蠻可惜的事。

    可能是 2 個人、大家坐著、食物和室內的圖像

    可能是 2 個人和戶外的圖像

    可能是 4 個人、大家坐著和炒麵的圖像

    可能是 6 個人、大家站著和室內的圖像

    可能是 6 個人、大家站著和街道的圖像

    可能是 4 個人的圖像

    可能是 2 個人、食物和戶外的圖像

    可能是 1 人、食物和室內的圖像

    可能是筆記型電腦和室內的圖像

    Read More
  • Debby 中國UWC 畢業年度2024

    Published 31/12/22, by Web Editor

    Debby 分享她在中國UWC的成長,相信中國校區明年會重新開放錄取海外學生,還有高額助學金提供給中低收入或原住民等學生。大家千萬別錯過第二輪甄選,報名請到http://bit.ly/3IbN1bl,1月28日截止報名。

    UWCCSC 生活經驗分享

    在艷陽高招的午後抵達廈門機場,引擎聲漸弱的同時,心跳聲也逐漸增强,望向窗外,一場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旅程即將就此展開…

    入境or困境?

    8月底入境中國,為配合當地防疫政策,我一下飛機就被帶往了所謂的“盲盒旅館”,當時雖然祈禱了許久卻還是抽中了網路票選倒數幾名的防疫旅館,幸好到達旅館時防疫人員都十分的親切,還給了我們入住小禮品,讓我對於隔離的初印象并不是那麽的糟。然而,當夜幕漸漸落下,看著空蕩的房間和城市,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情緒突然涌上心頭,和媽媽通電話時眼淚便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一聲“再見”瞬間變得難以說出口,因爲不知道下次見面究竟會是何時…?

    “中國” — 一個對於台灣人來説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在我確定要來到中國讀書之後,身邊免不俗的傳來很多的聲音,儘管是在UWC這樣一座充滿國際氛圍的學校,整體來説擔心仍然大於看好。然而,旁人投來的異樣眼光和評語對我來説,在UWC Value的面前都不算什麽,因爲只有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怎麽來的?又是爲何而來?與其盲目的傾聽旁人的流言蜚語,我更希望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認識這座城市。

    初登小島

    經歷了令人挫折的隔離期之後,登上小島的感覺真的讓我仿佛來到了“世外桃園”,儘管在來之前我已經在校網看了不下幾十次的校園3D導覽,親自造訪之後,我仍深深的被整座校園的宏偉給震撼得久久不能回神。CSC的校園,如果要我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就是“偏僻”,雖然生活機能確實不太方便,但是中國發達的“外賣軟體”恰恰彌補了這一缺點,有什麽需要的只要在手機上輕輕一點,基本就能送到眼前。而平時,正也是因爲這清幽的學習環境,所以使人沒什麽太多的雜念和誘惑,能好好享受學習,享受UWC life。

    UWC Study

    IBDP, 又名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如果對其稍有瞭解的讀者們應該知道,IBDP其實是一個奇妙的平衡體,無論是在課内及課外的活動,抑或是在學習科目上的安排,都讓學生能夠有很大的彈性來爲自己安排學習步調,然而,正也是因爲這樣的彈性,若是自己不夠自主,很容易就會失去掉原本平衡的生活狀態,對於一個從小在體制内讀書長大,課業學習總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我,如何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學習及生活步調,無疑是我上島之後所要面臨的一大課題。

    所幸,在UWCCSC裏,我們有很棒的教學團隊很優質的advisors,總是能夠在我們有需要的時候,給予我們及時的幫助,因爲全校無論學生或老師都生活在一起,總人數也就700多人上下,所以老師和同學之間的關係其實是很親近的。加上IBDP採取自主選課及小班制,一般班級人數基本都不超過20人(甚至我的西班牙語班只有4個人><),所以老師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針對個人的學習狀況來做輔導。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因爲我剛轉到難度較高的數學班,所以被數學老師叫到辦公室補前面沒上到的課,老師跟我説,無論之後遇到什麽困難都歡迎到辦公室找他算數學,直接當場把知識點學會,因爲他不希望我們還要自己花錢補習,“我自己就有能力教給你們的東西,爲什麽還要讓學生自己去花錢補習呢?” 這句話真的令我十分感動,感覺老師是真的在為學生着想的。在UWCCSC裏,老師們常常會對學生說:“You know I’ll always be here for you.” 對於尤其像我這樣在異鄉求學的學生來説,真的感覺十分溫暖,學校真的就像是“家”一樣。

    UWC Life

    在CSC,雖然今年因爲疫情,我們仍然沒有太多的“真”國際學生,感覺有點可惜,但很慶幸的是,學校依然透過很多元的活動來維持UWC value的展現,如:UWC day, color run…等,在這幾個月内,我也有幸的跟大多數的國際學生成爲了朋友,他們分別來自韓國,澳洲,玻利維亞…等。大約一個月前發生的梨泰院踩踏事故,我也和來自韓國的同學稍微聊了一下她的看法,果然對事情也有了不一樣的見解。

    在CSC這樣一所全住宿學校,宿舍生活也是非常令人興奮的一件事,因爲不同於一般室友的關係,每天就連假日都生活在一起,其實彼此之間更像是家人一般,我們總是會在common room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有時也會舉行house activity,算是非常繽紛的住宿生活了!在CSC,我們共有11個house,每個house都有屬於自己的名字,吉祥物和代表色,以我自己來説,我被分配到的是“Bayt”,在阿拉伯語中就是“家”的意思,而我們的吉祥物是鯊魚,代表色是藍色,我們在集會會喊的口號就是:“Shark bayt ooh ha ha!”,很有趣的是,我們的Hoh常常會用“sharks”來稱呼我們,據我所知,我們house當中基本上每個人也都會有屬於自己的鯊魚小物,像我有的就是一隻鯊魚娃娃,very proud of being a shark of bayt!

    逆境與挫折

    在CSC生活的這四個月來,其實我自認是過得算比較快樂的一群人了,近幾年在中國,“卷”這個形容詞相信不少人都聽過,為了能夠考進好的大學,有好的工作,許多人寧願“累死自己,也要卷死別人”。在來到中國之前,我就不斷告訴自己,要跟自己比,對自己的學習負責,而不是一昧盲目的跟別人比較,或許是已經做好了思想和心理上的準備,來到這座大多由中國學生組成的校園後,我並沒有被卷得很慘,相反地,我看著每天平均睡眠3小時的同學們,竟還覺得自己十分幸福,至少每天睡滿了7小時還可以完成該做的作業。

    但說實在的,看著別人每天熬夜然後拿著all 7的成績單,我心裡不免還是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夠努力,直到我跟advisor聊過之後,他告訴我:“你要選擇當跑長途的跑者還是跑短程的衝刺者?如果沒有好的精神和健康的身體,妳還能夠好好讀書嗎?”這一番話真的點醒我了,也讓我更堅定的知道自己要找對努力的方法,認清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昨天的自己!

    而除了同儕間的學業競爭,“兩岸關係”勢必也是台灣學生一定要面對的課題之一,在這一部份,其實我很慶幸自己沒有遇到過例如歧視的問題,因為我確實聽說了身邊的台灣同學在自我介紹時說了:“I’m from Taiwan”而被糾正的事情,而我的西班牙語老師也告訴我,說自己有次在教課時不過是把Taiwan和 China 同時寫在了白板上(因為當時班上有台灣學生,老師剛好要教如何用西語自我介紹),就被其他的中國學生糾正說這兩個地方不能同時出現。

    我必須說,諸如此類的問題確實會發生在CSC的校園裡,但難道只因為我們是少數來自台灣的學生,就只能默默忍受嗎?其實並非如此!為了翻轉中國學生對台灣的刻板印象,我主動在課堂上介紹台灣特有的文化,例如:注音和倉頡的使用及台灣和中國的發音及用詞差異等,大家其實都十分的有興趣,有一個同學甚至主動的跑來跟我說我的台灣口音很可愛,不但在上課的時候學我的口音說話,還叫我多教她多一點台灣用詞呢!

    結尾

    總的來説,一個學期已經結束,我在UWCCSC的1/4也已經過去了,在CSC的這4個月裏,我過的算是十分的愜意,生活在異地,有歡笑當然也有淚水,但無論經歷什麽樣的困難與低潮,我很慶幸身邊總是有如同家人一般的老師及朋友們陪我一起面對,也很慶幸我所遇到的人都還蠻善良及熱情的。雖然這一年經過疫情的衝擊,我們的生活受到很大程度上的限制,但學校還是竭盡所能的用各種辦法在維持UWC該有的生活體系,也幸好在2022的最後終於傳來好消息,2023中國將重新開放,不但意味著防疫條件放寬,更重要的是我們也將迎來更多的國際學生,為UWCCSC注入更加多元的文化及更加活力的學習環境。

    最後,我也想再一次的感謝給我這個難得機會的UWC Taiwan理事會及我的媽媽,也謝謝一路陪伴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同學(家人)們,在新的學期及新的一年,希望我們可以有更豐富的UWC life,一起加油吧!!!

    可能是 1 人和站立的圖像

    未提供相片說明。

    可能是室內的圖像

    可能是 4 個人的圖像

    可能是戶外和樹的圖像

    可能是橋樑的圖像

    可能是天空、摩天大樓和紀念碑的圖像

    Read More
  • 莉惠 中國 UWC 心得分享

    Published 25/06/22, by Melody Huang

    中國UWC十年級的莉惠帶來的分享。有興趣了解UWC的歡迎參加6/12的網上說明會。報名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57030349270206/

    2023年度甄選將於8月開始,申請書將可在本FB下載。

    在UWC CSC的這一年,說充實的確很充實,但很遺憾的疫情還是欠了我們很多UWC life以及更多本該有的交流的時光。

    記得去年七月離開這個寶島時的我是充滿著期待和不安,並且下飛機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經歷42天的飯店時光。離開父母的懷抱自己一個人生活在舒適圈以外的環境真的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因為只要日子一天天過去,心理和外界壓力也會一天天增加。面對任何事情一向都相對樂觀的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事情在自己內心被消化掉,但是我認為這一些都是我們在面對未來出國讀書以及出社會之後都必須要具備且要有心理準備的事情。但回顧這不到一年在UWC CSC的時光,不只是學術方面,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時間上的管理、勇於說出自己的想法⋯,UWC真的帶給了我很多具有價值、很有意義的東西。因為疫情的影響一年的時光被縮短了許多,但這裡又帶給了我許多珍貴的友誼,而這個友誼更不只是同年紀的同輩們,更多的是和樓長、advisors、老師、以及相近年齡層的夥伴們在這兩個學期一點一滴培養出來具有溫度的友誼。

    很遺憾的是疫情讓我們失去了更多本該有的交流的時光。不只是在校內的線上教學或是和dp2學長姐們突如其來的分離,行事曆上的校內活動或是本來能夠組織的校外活動都被影響了。學校努力安排出來的團體活動更是我們寶貴的時光,是能夠放下手邊的課業,盡情地和老師及朋友們交流玩鬧的時候。後半年被影響的實在是太多了,但是在內心的某一個角落還是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吸附著我們,每一天都不忘和彼此聊幾句、分享彼此現在的日子。在被壓縮的短短的這一年裡,我遇到了能夠在課後花時間互相幫助彼此課業的讀書夥伴、能夠像家人一樣相處的同年齡層的好朋友們、以及把我們當自己親孩子一樣照顧我們的樓長和老師們,我認為這些都是真的踏出了自己舒適圈來到UWC才能體驗到的。

    在這不到一年的時光裡,其實還留了一些遺憾,但是疫情下的UWC讓我們學習到了許多事情,這次的疫情也是經驗裡的一項挑戰,因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不會遇到挑戰,而且這個挑戰很有可能會突如其來的降臨,需要我們從不同經驗累積學習要如何臨機應變面對挑戰。

    2022年 5月29日

    邱莉惠 Marie

    Read More
  • Melanie 中國 UWC 一年回顧

    Published 25/06/22, by Melody Huang

    在中國UWC就讀十年級的Melanie分享她的一年回顧:

    你們好!這是一期 deep reflection.

    又是一個半年,我又有很多話想說。雖然這半年我們幾乎是在網課和網課中度過,但學業

    之餘,我覺得我改變最多的地方,是打破了原先對自己精神層面的認知,然後重新去了解

    自己心情的運作方式,讓自己可以一直保持在最好的狀態。

    我一直覺得自己在各個層面都蠻獨立的,國中的三年,幾乎每個放學回家的晚上都是我自

    己一個人在家度過的。生活上的事情,我的家人也選擇相信我的每一個想法,甚至很多時

    候我們遇到困難也是一起解決。所以出去之前,我其實不太擔心自己的心靈狀況。

    (前情提要:雖然跟家人還是可以打電話,但是畢竟不是無時無刻在一起,很多時候還是

    要靠自己)

    但現在看來,我覺得自己錯了,過去雖然我覺得自己是獨立的,但實際上我仍然非常依靠

    家人的心靈支持,在剛到大陸的那半年,我基本上是用學業來麻痺自己的心情,直到二月

    份因為疫情「嚴重」開始上網課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心靈狀況已經非常不好了。

    好長一陣子我都是和朋友們黏在一起,因為我曾經覺得那樣是最舒服的狀態,但是可能因

    為我們開始不能出學校之後整個學校氛圍變得更壓抑了,我才開始清醒,知道外在的依靠

    也只是一種麻痹自己的方式,其實沒有辦法根本上的解決問題。(不是朋友的錯,朋友很

    好)

    那時候,我才開始反省自己在過去那幾個月,應該要選擇更好的紓壓方式,於是我開啟了

    很長一段的「了解自己」的路程。也是從那時候我開始有了寫日記的習慣,生活上的各種

    事情,我都會寫進去,只是更重要的是把自己每次難過的原因、時間、當下的感覺和結果

    都記錄下來。可能我比較多愁善感,所以不到一個月就寫了快一本。所以我時不時都會去

    翻翻那個本子,發現自己難過還是有一些規律的(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所以在每次我

    又要開始做和上次難過的原因一樣的事情的時候,我就會馬上有反應然後停止那些動作。

    那當然不是說我開始寫日記就是人生勝利組了,從開始記錄心情到現在我還是一樣有很多

    崩潰的瞬間和睡不著的夜晚,但是我覺得精神上要獨立本來就會是一個很長的路程。我不

    是特別喜歡去把所有的負能量都撒給身邊的朋友,很多時候你周遭的人也不是都了解你的

    過去和一些對未來的想法,只有你最了解你自己也最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所以去探索自己

    的心情絕對只有好處。

    我覺得好的心情就像是一個大樓的根基,只有好的心情才能讓自己繼續專心讀書,繼續追 夢。如果沒有健康的精神,即便成績再好,成就再多,哪天全部一起崩潰了,仍然什麼都 沒有。所以我覺得這是我這一年 Foundation Program (十年級)生活最大的領悟吧,也可能這就是 UWC Life 最大的一 部分。

    Read More
  • Angel 中國 UWC 一學期回顧

    Published 25/06/22, by Melody Huang

    Angel在中國UWC帶來的一學期回顧。第二輪甄選將於3月6日截止,歡迎15-18歲的同學申請,詳情請參考https://www.facebook.com/uwctaiwan/posts/5709103702493149。

    在來到常熟的短短這半年,我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改變,不論是正面的或是負面的。

    首先,先來講講正面的。我們這一屆十年級的整體讀書氛圍非常好,這讓原本不是那麼自律的我變的更自律了。我會有效地規劃時間,按照進度完成,避免熬夜趕作業。再來,這裡課表的安排讓我有更多自己的時間。每天最晚三點五十下課,再加上兩個知行,剩餘的時間非常充足。在我的空閑時間,我除了會去完成作業,還會去運動。有一段時間我比較勤奮,大概每兩天就會上健身房或游泳池,但後來12月太冷我就停止運動了。接著,這裡的環境非常自由,我學到更多打理和照顧自己的能力了。在離家740公里外的地方,生病了沒辦法很方便的看醫生,所以我都特別注意身體,知道哪些食物該忌口,哪些食物要多吃。還有,宿舍裡面的環境要靠自己整理。衣服髒了自己洗,地板有灰塵要自己清理,很多瑣碎的小事都要學著自己來。

    就算這邊的環境提升我很多方面的能力,看起來很美好,但其實還是有一些讓我不太喜歡的地方。首先是環境適應能力。我一直都認為我很能適應一個新環境,社交、飲食、作息看起來都不是很大的問題。但,我發現我錯了。剛開學的時候我很努力去跟大家都保持友好,多認識新朋友。過了幾個月後我發現,有一些朋友不是那麼的適合我,在一起不但不會一起進步,還會造成我心裡的負擔,有點類似於無效社交。漸漸地我就比較疏遠他們了… 好在我有三個很好的室友,我們都會一起聊天,大的小的事情都會聊,還會一起出去吃飯和玩。講到室友,其實我跟室友們也不是100%的合。他們三個跟我都不同屆且作息時間不太ㄧ樣。有時候,我很早就就寢了,但是他們還沒。他們吵鬧的聲音會影響到我。我知道我沒辦法改變他們的作息。於是我買了耳塞。此外,前面有提到這裡的讀書氛圍很好。但這種讀書氛圍是過度的好,以至於會讓我擁有很大的壓力。剛開學的時候,我覺得身邊同學的程度都非常好,英文很流利,想法很多,老師問的問題都能侃侃而談。相較起來,我有點遜色了。後來,我慢慢適應這樣的環境,發現其實自己沒有輸別人那麼多,只是比較害怕表達自己的想法而已。還有,這裡的同學很愛比較成績。每次考完試出成績後都想問別人的分數,或許是想要增加自己的同濟壓力。但這種壓力對於我來說有點過大了。後來我也知道如果面對這個問題,不要去跟別人交換自己的分數,只管好自己就好了。

    總結一下,其實我在第一學期過的並不如我的預期,多了很多意外和挫折。儘管如此,這些負面的事情不大會影響我繼續往前走。往後,我會更努力的學著調適自己的心情和心態,讓接下來的UWC life比較快樂。

    Read More
  • Marie 中國常熟 UWC 一學期回顧

    Published 25/06/22, by Melody Huang

    在中國常熟UWC的Marie帶來的一學期回顧:

    記得當初從確定要去UWC Changshu China到真正要從台灣出發當天的我充滿了期待,但同時身為一位在台灣成長的「台日混血」兒,出發前也做了心理準備,知道自己來到中國生活後肯定會有所限制。

    離開台灣後的我並不是每一天都過得很順利、很理想。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提前了28天從台灣出發,第一個14天在上海隔離,一開始以為自己很快就會想家,但出乎意料地發生了比想家還要痛苦的經歷。隔壁洗澡沖水、定時來敲門的聲音、凌晨四點的核酸⋯,只能說自己運氣太差,被分配到了相對來說條件比較沒有那麼好的隔離酒店。但是當時的我還還很天真的抱著期待開學的心情,覺得撐過這幾天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

    往年是dp2(二年級學生)會提早幾個禮拜到學校迎接新生,但是疫情的關係,今年是所有學生統一一個時間開學。當時比較早到學校的我,被我的dp2室友帶著走到校門口迎接其他的學生,一開始只是默默的在旁邊看著這一幕,但不知不覺中我也加入了他們,一邊跟著音樂搖擺,一邊迎接蜂擁而來的同學們。這種獨特的親和力可能也是UWC吸引人的特色之一吧!

    經過了第一個學期,UWC帶給了我許多驚喜和挑戰,但令我印象最深的還是身為「台灣人」在這裡和其他中國學生的相處模式。來到新的環境,逃不了的肯定是自我介紹。在台灣,「台日混血」和「中日混血」對我們同溫層的人來說並不是特別會讓人在意的事情。但是當我來這裡介紹自己是「台日混血」,反而會引起別人的討論,甚至會有人直接糾正應該是「中日混血」。事實上其實不只這些,這幾個月生活下來我也遇到了許多很難適應的言語對話,但是不管是去了哪裡,遇到了哪些人,能夠在這個時期學習和不一樣的人相處,我覺得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是很有意義的經驗去磨練自己。除此之外,這裡在同濟之間的學業壓力不會比台灣的小,甚至會更大。成績雖然很重要,但它不能代表一切。在意成績的同時我自己認為學會享受學習的過程也是很重要的。在短短的這幾個月裡,我遇到了能夠在課後花時間一起複習、互相幫助彼此課業的讀書夥伴,過程中反而會更享受當下,同時會對自己的付出很有成就感。期待FP這一年剩下的幾個月在CSC的每一個點點滴滴!

    2021年 12月27日

    邱莉惠 Marie

    Read More
  • Tanya 中國 UWC 畢業年度 2020

    Published 25/06/22, by Melody Huang

    Tanya分享她從中國UWC完成十年級Pre-IB課程後轉到哥斯大黎加分校的經歷和心情。 Embrace and Hugs|在豐饒之地擁抱彼此 三號Reflection:佐餐建議搭配慢板 張懸〈親愛的〉或快板 吳青峰〈太空人〉 八月,當我們抵達學校,被學長姊們熱烈歡迎,所有人瘋狂擁抱彼此,好像是累積了久久不見那樣的信任感時,這趟旅程帶給我的早已超越所有期待。

    溫暖可愛的人們,校園裡豐富的小生物、植物們,為這片土地調製了一種獨特、熱情、藍綠交織的氣泡水口味;這趟旅程就如同哥斯大黎加的西班牙文意—豐饒之地。

    第二年的UWC生活,我反思著自己的改變,發現面對未知與挑戰,比起從前,更從容了。原來,UWC讓我成為一個寬柔的人。 校園內,擁抱文化是我私心認為哥斯大黎加校園最迷人的特質。如果要形容學校氛圍,包容,是初來乍到時的第一印象。從前我也以為包容是個冠冕堂皇的詞彙,空泛而無法實踐。而擁抱,即是包容的具象行動。任何理由都值得一個擁抱:考試失常?抱抱!放學心累?抱抱!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更要抱抱!在生活裡,在每一個擁抱之間,包容,其實就是能夠讓人很舒服的在一個團體中,找到自己的價值與定位。你不需要絕頂聰明,也不需要有傲人的過去,你只需要是你,就是這個社區的一份子(抱抱)。

    校園外,寬柔引領著生命,用力學習用力玩。聖誕假期間,我和我的二年級住在瓜地馬拉同學家,寄宿外地除了照顧好自己,也把握機會體驗新奇的一切。討厭奶製品的我,在旅途中嘗試了起司內餡的Tortilla(玉米餅),瞬間愛上,列為瓜地馬拉的最愛之一。看起來平凡無奇的Cobán麵包,意外深得台灣胃喜愛,鬆軟帶甜的口味可以一塊接一塊!又或者一個平靜的下午,突然隔壁的公寓電線走火,一陣慌亂後大家都平安,只是家裡的電路斷了六天。如果在台灣,停電一小時,台電的電話早就被滿腹怨言的民眾打爆了吧。但沒電沒網路的這幾天,家裡依舊歡愉熱鬧,晚上小孩們依著燭光玩大富翁,學西文數字。

    這個可愛的家與他們的寬柔,讓生活一點也不難過,而且很快樂。用寬柔的心感受,也被寬柔的對待。就算初到時只會十三個西班牙文單字,溝通有點障礙,依然被同學家人熱情款待,不嫌麻煩的帶我們去中華民國大使館,買各式各樣的小吃讓我們嚐。在瓜地馬拉,我們一起出門採買、一起煮飯、一起過聖誕節;我們在生活裡實作文化,也被文化感動。 分不清是這裡的寬柔讓我成長,還是我的成長讓我看見她的寬柔。但衷心感謝這份幸運,帶我去到不曾想像的世界,觸碰不曾體驗的人情風景。就像我們常常開玩笑的說,如果不是UWC,我大概這輩子都不會踏上這片土地一樣。UWC帶給我們的太多太浩瀚,常常讓人覺得日子太美,而我何德何能在與台灣相隔一萬五千公里的中美洲上學生活啊。或許也只有認真過每一天,傾心體驗一切,才不會辜負了豐饒之地的養分吧。最後還是要謝謝愛我的家人,以及給我這份機會的UWC台灣理事會。哥斯大黎加生活,未完待續。

    寫於2021年12月19日 在哥斯大黎加的Tanya Tsai

     

     

     

     

     

    Read More
  • 蔡昀蓁 中國UWC 畢業年度2023

    Published 01/09/21, by Melody Huang

    Tanya分享她在中國UWC三百天的心路歷程。2022年度甄選將於8月初開始,有興趣了解UWC的可參加8/7下午2-4點的線上說明會,報名請到https://forms.gle/fuWZ8gRnyiaxc91SA。

    Read More
  • 伍瀚 中國UWC 畢業年度2021

    Published 18/08/21, by Melody Huang

    恭喜伍瀚熬過了在中國UWC近千個日子,終於畢業了!2022年度申請將於8月初開始,申請書將可在本FB下載。有興趣了解UWC的家長和同學們可參加7/10下午2-4點的線上說明會,報名請到 https://forms.gle/8HPmq5aPHshRDi7o7

    Read More
  • 段必安 中國UWC 畢業年度2023

    Published 27/06/21, by Enoch Kang

    中國UWC的Brian以他獨特細膩的文筆分享他在中國常熟三百天的時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