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黃顗嘉 - 印度UWC 畢業年度2018

18 September 2020

我明明已經高中畢業,卻為什麼選擇進入UWC重新讀兩年高中?許多人在一開始覺得我的想法不夠成熟、太年輕,把所有事情的想得太過簡單。重讀高中就算了,在眾多校區裡面,我還去了印度,一般人普遍對於這個國家的印象是—對女性不平等、危險的國家。

還記的六月中旬時,我坐在書桌前準備隔天大學先修微積分的考試,一通電話,一段旅程也就這樣展開。

走在從山下村子回學校的路上,太陽依舊高照一旁的稻田,樹林裡牛鈴的聲響,伴隨著從遠處村子廟口的廣場傳來的陣陣音樂,右手邊的溪水邊是小孩們在戲水的笑聲,看著山丘上穿著白衣的老人手持拐杖看著牛群,我才驚覺自己真的來到了印度,我便開始思索著,這段旅程的一切契機和轉變……

我明明已經高中畢業,卻為什麼選擇進入UWC重新讀兩年高中?許多人在一開始覺得我的想法不夠成熟、太年輕,把所有事情的想得太過簡單。重讀高中就算了,在眾多校區裡面,我還去了印度,一般人普遍對於這個國家的印象是—對女性不平等、危險的國家。

我在臺灣接受了十二年的教育,既不是讀雙語學校、也不是讀國際學校,和大多數學生一樣,在國立學校裡面每天七點多上學五點放學,下課後還再補習班,日復一日,經過學測和申請入學,也順利錄取心儀的科系。在來到MUWCI之前我的生活就和一般人差不多,每天做著相同的事情。這樣的生活並沒有不好,我一樣從中獲取經驗和認識不同學校的同學,但是總覺得心中缺少了些什麼。以前每天有著無數張考卷和習作作業要練習,訂正一張張被紅筆批改過的考卷,在一個班級中,和三四十位同學度過在學校生活的三年時光,雖然有時覺得生活挺枯燥乏味、但一個班級裡感情卻很緊密融洽。每天的小考考卷有時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身邊的人總是和我說,這是必經的過程,全台灣的高中生都和你一樣需要透過一次次的考試來為自己的未來奮鬥努力,為了未來能有一個好大學。

我在MUWCI開始新的高中生活後,令我詫異的是考試雖然不多,但是我的時間總是不夠用,總是規畫下一件要完成的事情、無數的報告和意見發表。UWC常令我思考問題的不同面向。你不用害怕自己的意見不被傾聽,在這裡沒有人會因為你的語言能力而評判你,而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課程也和台灣十分不同,你可以在六個不同領域裡面挑一種自己喜歡的科目去讀,不是廣泛的淺讀,而是深入的去探討,學習如何去分析並且融入自己的想法。即便我完成台灣十二年的教育,但在這接受的學習方式和內容,在一開始也挺不習慣的,像心理和戲劇是我在來到這裡後,初次嘗試,即便覺得極具挑戰卻又樂在其中,我才發現自己的眼界是多麼的狹小。在這裡和還自七十多個國家的同學一起學習生活,打破了好多新聞媒體灌輸的刻板印象,原來世界離我這麼近,而且我有能力改變它。

在我來到印度前,總覺得她是一個神祕的國度,幾千年的文化和各種宗教信仰,深深吸引著我,但身邊的人不免擔心著我的安全。是的!即便是印度的同學也和我說,有些印度的城市確實是挺不安全的,擁擠混亂的交通,許多道路上沒有道路的標誌和線道,汽車和嘟嘟車的喇叭聲此起彼落,和便利安全的臺灣確實截然不同,但是在我來到這裡的兩個多月下來,在學校附近的村庄體驗homestay,到了附近的城市Pune探索,學校的experience in India到了Tamil Nadu旅行,在Diwali到了孟買旅行,我所看到的一切雖然是混亂的,卻又能看到其中的人們的溫暖,看到了一個古老的文化中蘊藏的西方色彩,看到他們對於自己文化的驕傲和保存。只有當你自己親自體驗這裡的一切,才會發現原來我們所看到的報導和文章,有著許多先入為主的概念在裡頭,當自己融入這神祕的國度,去慢慢地了解,才會發現其實印度的美存在每一個角落。

雖然未來對於我而言有太多的變數,在這我才驚覺還沒有徹底認識、探索自己,每天除了課業外還有許多的triveni,在這能夠盡情地做自己,每天面對許多新的挑戰,雖然有時覺得自己好渺小在眾多優秀的同學中發現能力不夠,但大家總是互相鼓勵、砥礪。在這的衝擊和學習到的經驗,也和以往截然不同,即便我已經十九歲了,有時還是覺得自己好稚嫩,要學習精進自己的地方還很多。在這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這裡有許多機會和無限可能,與其走在一條被安排好、決定好的道路上,不如放手一搏追求自己想要,自己開拓的另一條道路。

坐在圖書館前的草坪上,享受個微微清風和溫暖陽光,應入眼簾的是無限延伸的青綠山稜線,一條溪流劃過翠綠的大地,將田地一分為二,草坪上許多學生看著書享受著這溫暖的午後,而我在這將這兩個月,在這寫下一個待續,因為的旅程至此只是一個序,內文正在等著我去譜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