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施佩妤 - 挪威UWC 畢業年度2018

15 September 2020

UWC對於教育以及世界和平的理念蠻激勵我的,讓我開始去思考我在世界上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我的周遭環境、社會中可以有怎麼樣的影響力

在知道UWC之前,我對我的生活其實沒有太大的目標,因為出生在一個單親家庭,家裡經濟狀況似乎也不太容許我對我的人生有太多的想像,所以我以前只想腳踏實地、盡自己學生的本分完成學業,之後就出社會分攤家計,我這樣子的人生規劃一直到我聽到UWC之後才開始改變,UWC對於教育以及世界和平的理念蠻激勵我的,讓我開始去思考我在世界上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我的周遭環境、社會中可以有怎麼樣的影響力。我很慶幸當初我有去嘗試並且踏出這一步,打開UWC申請書而且完成了報名程序;我也很感謝神以及所有幫助我的人,使我獲得這麼寶貴的機會,可以在UWC挪威校區經歷了我人生中非常特別也非常值得的兩年。

從挪威畢業之後,我很感激能拿到獎學金繼續支持我在美國的大學生活,更寶貴的是,我是帶著從UWC獲得的世界觀與許多親身經歷進到大學,這些都是從課本中學不到的,我認為上大學前的這兩年生活在多元文化中的經驗真的對我幫助很大,因為在大學中上的課除了是為了教我們知識以外,也是培養我們將來出社會的能力,而UWC給了我兩年的時間,從各種文化、個性的人的相同與差異當中,讓我提早意識到我自己目前擁有或是欠缺什麼樣的能力去改變我周遭的環境,所以我才能在大學這樣的學術環境中,慢慢找到機會去運用我的能力,也累積我將來所需要的經驗。

大學裡有很多資源與機會讓學生們在校園裡參與不同的活動,比如說,因為我是家裡的第一代大學生(First Generation College Student),所以我大一參加了一個針對第一代大學生的計劃,這個計劃安排同屆的學生一起修幾堂對我們有幫助的通識課,還分配直屬學長姊來指導我們在選課上或是校園生活的問題,以及分享他們在大學的經驗,使我順利的適應大學的生活;另外,上大學後,除了讀書以外,我也希望能參與社會服務,所以在了解學校的社團之後,我參加了兩個校園組織:Musical Empowerment (ME) 和Student Health Action Coalition (SHAC),ME提供免費學音樂的機會給經濟狀況處於弱勢的當地孩子們,希望對音樂有興趣的孩子們都有機會受到音樂教育,而我在ME教小孩子鋼琴;參加SHAC的學生們提供當地沒有健保的居民(特別是剛搬到美國的居民)免費的看診服務,因為有許多病患的母語是西班牙文或是中文,所以我在SHAC擔任病患的中文翻譯。我很開心能在這兩個組織裡,用我目前有的能力去幫助當地的居民。

這學期我開始在我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主修生物統計,這門課的教授總是帶著她對於這個學科的熱情在教課,她也常常提到,我們現在所學的將來運用在公共衛生領域會帶給社會很多正面影響,我很高興我能發掘到我在這方面的興趣,我也很期待我接下來能繼續在這個科系中學習的事物,也很希望因為UWC的這個機會而在這裡的我,除了用我現在擁有的能力去幫助我周遭的人,在將來也可以用我所學到的為這個社會帶來正面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