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陳孝彥 波士尼亞 UWC 畢業年度 2018

24 June 2022

隨著新一屆的UWC招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我們來聽聽第一屆畢業生陳孝彥反思UWC對他帶來的影響,看看他在UWC畢業三年後的改變!

【實踐自我的勇氣】

從小我就不喜歡上學。我不明白為甚麼要上這麼多課,而沒有自由時間;我不明白為甚麼上課沒有討論,只有無止盡的背誦;我更不明白為甚麼要公布所有人的成績,讓學生相互比較。因此我時常請假,打電動、看影集和課外書。

每當我從影集或是課外書中看到西方學生的生活時,我總是很羨慕;羨慕他們的生活好像很有趣、很多元、很自由。大概是從國中開始,我萌生了想出國讀書的念頭,但是家裡的經濟條件,無法支持我出國讀書。

高二上期末考前,鬱悶的我不想讀書,在臉書上滑來滑去,喵到UWC第一年來臺招生的簡介;宏大的創校理念、多彩的校園生活、跨文化的學生組成…… 當我看到UWC獎助學金的制度時,我一度認為是詐騙的廣告。

沒想到,就是這樣的巧合,給了我人生不同的出路。

2016年8月,我拿著理事長Ashlee提供的60萬獎助學金和FlyingV上募來的20萬到波士尼亞的UWC讀書。

在那裏的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充滿體驗和挑戰的生活,讓我感覺在UWC過了很久。具體的亮點我就不贅述了,每一位校友的分享都充分地展現UWC生活的多彩多姿。我想說的是,這段歷程教會我「實踐自我的勇氣」。

在課堂上,我的發言跟觀點是老師樂見的。當我的邏輯有問題時,老師會從我的推理出發讓我看清問題。當我的觀點不夠深入時,老師會從我的論述出發引導我思考更多。當我說太多話時,老師會請我比較思考別人的觀點,藉以讓我聆聽。

在課外活動上,我的想法和參與是被大家鼓勵的。當我對別人的企劃有想法時,別人會傾聽我的觀點並考慮是否接納。當我想參與別人的計畫時,別人會一同思考我能做些甚麼。當我有想推動的計畫時,總會有同學或是老師予以支持和協助。

這樣的過程賦予我「相信自己的權力」;讓我知道我可以為自己做決定,也做自己想做的決定。

現在,我在紐約大學讀完大二,但是我休學了,因為我想要讓臺灣的學生也能體驗到我在國外上的課程;我希望透過自己的非營利組織來讓全臺學生都有系統化的批判性思考課程。

我的母親很擔心我,因為她怕我書就不讀了。老實說,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回去,但我知道我正在做的事情是對的。我看到當初在UWC的朋友現在也為他們的人生做了不同的決定;有人和我一樣休學創業、有人沒有讀大學在探索人生、有人在大學體制內參與社會改變,這使我更加堅信自己的決定。

是UWC教會我,自我實踐不一定是做甚麼宏大的事情,而是遵循心之所向;勇敢地實踐自己內心真的想要做的事,不因旁人或社會的壓力所退縮,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我會繼續堅持我的理想,將我在國外學到的帶回臺灣。